用生命守護生命:難忘兩位醫院院長的采訪故事

發布時間:2020-03-14 16:09

 

 

2020年春節前,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車水馬龍的繁華武漢,頓時失色。

陰霾籠罩下的武漢,被外界一度稱之為按下了“暫停鍵”。隨之而來的是各醫療機構床位爆滿,請求增援、捐贈醫用防護物資的呼吁聲;身邊好友、同事的親友被感染,需緊急送醫救治的求助聲以及在外地工作的同學、各方親友,源源不斷打來問候電話的關切聲。

在這場從未經歷過的特大困難與特大挑戰中,作為一名參加過抗擊特大洪災、非典、四川汶川地震和青海玉樹地震等重大報道的新聞工作者,此時此刻,我告訴自己,埋怨和指責于事無補,唯有撥開厚厚陰霾,沖到一線,第一時間報道反映人們關切的問題和情況,同時把更多目光,盯向那些勇敢沖上去,堅定“逆行”在抗疫火線的英雄們,充分報道他們的感人瞬間,形成共同抗擊疫情的洪流、暖流。

在過去的40多天里,有兩個身影將讓我終身難忘,常讓我在夜深人靜時,淚流滿面。他們分別是身患漸凍癥、拋下被感染的妻子,率600多名同事始終沖在抗疫一線的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倒在抗疫火線、病危時也不讓奮戰在另一家醫院“紅區”的妻子來看自己的武漢市武昌醫院院長劉智明。

 

一、張定宇:我必須跑得更快,才能跑贏時間;我必須跑得更快,才能從病毒手里搶回更多病人

   “你拍得不夠好,是因為離得不夠近!边@是著名的戰地攝影記者羅伯特·卡帕的名言。

這句從大學讀來的經典名言,已在我20年新聞工作歷程中深深扎根,并一直鞭策、警示、點撥自己,在重大考驗面前,要敢于請戰,沖到第一線去,在近距離面對面中,捕捉最鮮活的新聞瞬間,用靈魂拷問,與心靈對話,打開被采訪者心扉,盡可能寫出最真實并有感染力的新聞作品。

1月28日,《湖北日報》刊發題為《用漸凍的生命,托起信心與希望》的人物通訊,反映的是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隱瞞身患漸凍癥的病情,顧不上被新冠病毒感染的妻子,30多天堅守在抗擊疫情最前沿的感人事跡。

報道刊發短短幾天,獲得3000萬網友關注。許多讀者流淚點贊留言:“謝謝張院長一家的付出。生命不僅有長度,更有亮度,您燃放的生命之光,點亮了許多病人的希望!

我有幸參加了這次報道。報道起因是,1月26日,大年初二上午10點半左右,報社領導突然來電:有線索稱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在其妻子住院感染隔離的情況下,始終帶領600多名醫護人員,指揮堅守在一線。要求記者趕赴采訪。

在武漢,人們提到收治傳染病人的金銀潭醫院都有點兒害怕。

此次新冠肺炎阻擊戰也是從金銀潭醫院最先打響。深入“紅區”采訪,不確定的風險無處不在,但關鍵時刻,得有人頂上去。

約好的采訪時間是16時30分。但我和同事李墨和柯皓特意提前兩個半小時就到了金銀潭。我們知道,在這個特殊時期,按約定時間去很難“逮”得到人。

在金銀潭醫院行政樓下,我們第一次與匆匆進門的張定宇擦肩相遇,他穿著一件深色羽絨服,戴著口罩。我們說明來意后,他笑了笑,未置可否。

接待我們的金銀潭醫院黨委副書記代維說,張定宇極其低調,鮮少接受媒體采訪。除了在“無國界醫生”網站上能找到他的名字,在網絡上很難找到有關他的報道。

見面就被潑了盆冷水,吃了閉門羹,為獲取更多新聞線索,我們決定先從外圍著手采訪。

院區川流不息的白大褂,到處是神色緊張而忙碌的身影,代維就成了我們爭分奪秒了解的對象。但采訪不到15分鐘,代維就被電話叫走了。隨后,我們決定,與其在醫院“守”張定宇,不如主動去病區采訪醫護人員,逮一個算一個。萬一當天采訪不到張定宇,我們不如抓住時間進入“紅區”做期探訪報道,將醫院救治情況向外界介紹。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按既定路線進入北樓五病區。在病區入口處值守人員幫助下,我們被要求進行嚴密防護穿戴,這時病區主任魏明從里面出來,他告訴我們,防護時頭發絲都不能露在帽子外面,以免沾染病毒。同時要求,進去時能不帶的東西,盡量不要帶,采訪本也不要帶,撕兩張紙,寫完拍照,再把紙扔了。手機、相機也要嚴格消毒。

在五病區辦公室,醫生們都很忙,也顯得非常疲憊,墻上對講機響個不停,醫生們進進出出不斷。魏明說,很多時候,大家都是凌晨兩三點睡,早上五六點起,很多醫生怕把病毒傳染給家人,就睡在值班室的椅子上,有家不敢回。

隔著厚厚的口罩,我們看不清醫生的臉龐,但他們眼神中的堅毅與無悔,讓我們安心,也讓病人安心。

兩個半小時隔離病區的采訪,我們也從最初的緊張、恐懼,慢慢變得放松起來。

從隔離病房出來,天色已暗。

張定宇實在是太忙了,找他的人太多了。工作人員不時過來抱歉地告訴我們,誰也不知道院長什么時候能接受采訪。

在等候的時間里,我們盡可能多地向與我們打招呼的同事詢問更多關于他的信息,并在采訪提綱上,按倒金字塔結構,根據重要程度羅列出最關鍵的幾個問題,以防24小時待命的他離開,采訪能搶多少是多少。

21:00,張定宇終于來了。他推門進來,連聲抱歉。我們注意到,他的腿,有些一瘸一拐。

當聽說記者去過四川汶川地震采訪,知道他隨醫療隊馳援過阿爾及利亞和巴基斯坦,剛剛坐下的張定宇,眼神中閃過一絲驚訝:“我從來沒對外說過這些,你們是怎么知道的?”

“從‘無國界醫生’名單上查到的!蔽覀冋f。張定宇的心扉,一下子打開了。當被問到過去的48小時如何度過,他摘掉眼鏡,疲憊地靠在椅背上回憶,說:“我能先喝杯水嗎,我太渴了!

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戰斗。從一個月前的疫情爆發,到當前的轉診形勢,再到身邊600多名醫護人員,張定宇坦誠、真摯地講著這些天的火線故事,懇請大家在這個時刻,對各方都少一些指責、多一些理解。

“你看,全國各地、社會各界都在幫我們!”他說,“我追求極致,來金銀潭醫院6年,只想在有限的時間里,把醫院帶好,因為,生命留給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我是一名漸凍癥患者!彼f得平靜。會議室的空氣,仿佛瞬間凝固,攝影記者的相機險些從手中滑落。震驚。

“漸凍癥患者,就是看著自己,一點一點消逝的!彼f,“我的雙腿已開始萎縮,這就是為什么你們看到我走路的時候,腿是高低不平,跛的,我知道你們很想問我!

隔著口罩,我們努力控制著眼淚,盡量不讓院長發覺。

他依然保持平靜,但最終用雙手捂住臉,濕了眼眶:“我的妻子病了,我卻錯怪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前些天夜里去她醫院的路上,我邊開車邊流眼淚。我努力想保護更多人,卻無法保護她!

張定宇說,因為知道自己的病情,才更想爭分奪秒去做一些事,不能因為是個病人就退縮!白鳛橐幻伯a黨員,要么不在這個崗位,在這個崗位就要堅守到底。無論是身體狀況,還是黨性和職業使命,我都必須這么做。只有那樣,才不會有遺憾!

23:00,結束采訪從金銀潭醫院出來,夜風凜凜。我們在返回報社的車上說,這已是來自春天的風,冬天終將過去,萬物終將復蘇,生生不息。

 

 

 

▲本文作者唐曉安(右一)在采訪。

 

二、武昌醫院院長劉智明:用生命守護生命

 

2月18日,年僅51歲的武漢市武昌醫院院長劉智明,經全力搶救無效,倒在了抗疫戰斗一線。這是這次疫情發生以來,首位倒在抗疫火線的醫院院長。

獲悉這條噩耗時,內心非常傷痛,腦海突然跳出這兩句無厘頭的話:為眾人抱薪者,常凍斃于風雪;為眾人抱薪者,不應凍斃于風雪。時代的一;,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

作為當天部門值班人,我迅速將情況向部門主任蔡朝陽報告,建議跑衛生戰線的同事余瑾毅火速趕往劉智明去世的醫院采訪。同時,在網上搜索一切有關劉智明個人的事跡情況。

2007年至2011年初,我曾跑過近四年全省衛生醫療戰線,在汶川18天的抗震救災、7天8夜的青海玉樹抗震救災征途中,與不少醫生結下了深厚友誼。對醫生在關鍵時刻,個個敢于站出來,不顧一切沖上去,忘我工作的拼勁、韌勁是非常了解的。

劉智明身材高大、面容仁慈、干起事來絕對是“拼命三郎”的點滴事跡,很快找到了。隨后,在與同事余瑾毅連線中,逐漸體會到,劉智明就是正奮戰在抗疫一線“不計生死,不論報酬”的無數白衣戰士中的一員。

武昌醫院被征用為新冠肺炎首批定點醫院,要求在兩天內完成院區改造,轉出499名病人后馬上接收發熱患者的命令一下,劉智明三天三夜沒有合眼,帶領職工改造病區,騰挪病房,確保在1月23日,如期收治發熱患者。

劉智明夫妻都是“責任大于天”的白衣衛士。劉智明感染重病期間,他的妻子蔡利萍一直奮戰在武漢三醫院光谷病區隔離病房。

作為護士長的蔡利萍,責任使然,她沒法顧及自己丈夫的安危,因為她手中有無數托付給她的生命需要爭分奪秒救治,同時,還有一群年輕的護士需要她不時提醒、叮嚀做好個人防護,在危急搶救現場,她還得沖上去、頂上去。

病危中,劉智明內心是多么渴望自己的妻子守護在自己的身邊,尤其是妻子受過高水平培訓,但他選擇了“拒絕”,把生的希望給了更多此刻同樣需要自己妻子托付的病人。

2月18日下午,載著劉智明遺體的靈車,駛出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時,蔡利萍撕心裂肺、追趕靈車的身影,讓世人無不動容。這也讓人們看到,世界哪有什么真英雄,英雄都出于平凡,都是因為自己的職責與使命,必要時只能犧牲個人與家庭的幸福。白衣天使也如此,他們脫下白大褂,也都是人間煙火味很濃的普通人。

劉智明的同事說,劉智明業務水平、管理能力強,但也非常熱愛生活、平易近人,生前愛鉆研建筑,愛養花。但在國家需要挺身而出時,他卻付出了全部和所有。

作為一名黨報記者,我常在夜深人靜時,反思并激勵自己,與張定宇、劉智明相比,我們也應盡更大努力,把自己本職工作做得更好。

這也是我后來,一次次深入方艙醫院去采訪的動力。(作者:唐曉安 單位:湖北日報武漢新聞中心 本文刊發于《中國記者》2020年第三期)

 


上一篇:新聞戰士之歌
下一篇:柯皓:四進隔離病房 用影像記錄真情

Copyright © 2004-2021 www.relianceoutdoorsupp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湖北傳媒網   鄂ICP備14006387號-1

地址: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181號 電話:027-88568125

被灌满男人们的浓浆怀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