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封”黃岡的記者,留守家鄉直播告訴你:老區農民戰“疫”記

發布時間:2020-03-15 10:27

   

  因過年返鄉結果被“封”在黃岡的我在1月31日一早接到部門領導電話:“社里正在籌建黃岡報道團隊,你此刻就在黃岡,愿意加入嗎?”我連聲答應:“愿意,我愿意!”彼時,黃岡已成為湖北省疫情僅次于武漢的地區。就這樣,我從休假狀態迅速調整到工作狀態。然而,由于黃岡越來越嚴格的出行管控措施,身處蘄春縣城的我無法抵達市區,只能就地展開采訪。

  身處疫情“前沿”,健康防護是前提,但疫情一開始,城里藥店的口罩就幾乎售罄。因此,每一次出門采訪,不僅要冒著與潛在感染者接觸的風險,也意味著用掉一次珍貴的“口罩份額”。同時,由于四處“封路”,出門只能步行。休假回家也沒帶拍攝設備,只能用手機。

  2月2日,我第一次出門探訪,剛走到小區旁邊的路口,就發現這里三個方向都已被路障攔住,工作人員在路障前對沒有通行證的車輛進行勸返。我繞過路障繼續步行,并沒有被阻止。沿途,用手機記錄下了村與村之間小路上用卡車、梯子、樹枝等搭起來的路障,還有村里四處可見的“硬核”宣傳標語。

  走了30多分鐘,我才到達到離家最近的還在營業的大型超市。這次探訪不僅讓我第一次參與了新華視點文字稿《疫情防控升級下的湖北黃岡探訪錄》,還讓我第一次以攝影記者的身份發表了圖片新聞。照片上,幾位戴著口罩的市民正在超市里精心挑選標價為“0.99元一斤”的砂糖橘。我在朋友圈轉發報道后,一個朋友驚訝地留言說:“原來湖北現在的物價沒有想象中的飛漲,砂糖橘比我們這里賣得還便宜很多呢!

  在之后的一次外出采訪中,我無意中拍到救護車在醫院門口轉診患者的畫面。當時,為了拍攝得更清楚,我邊拍邊走近救護車,聚精會神地拍下了救護車從抵達到患者拿著一大包隨身物品上車之后離開的全過程;胤排臄z的視頻時,看到救護車上下來的兩名醫護人員都身著全套防護服,而我只戴著薄薄的一層口罩,不禁感到一絲后怕。我提醒自己,一定要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開展工作。

  2月13日,我再次對超市物價進行探訪。從出門時候開始,我就一直在用手機記錄沿途所見。當天晚上,我把拍好的素材剪成了自己的第一個VLOG《出行管控下如何采購》。

  剛要把作品傳回后方之際,當地指揮部傳來“24:00起,黃岡所有小區一律封閉管理,生活必需品統一配送”的通知。就這樣,我的VLOG剛做好,就失去了時效性。所有居民從2月14日開始一律都不能出小區了,步行出門采購成了過去式?粗稍陔娔X文件夾里未能發出的VLOG,我深刻地感受到了新聞時效性的殘酷,也意識到了疫情正在不斷擴散的嚴峻。

  與很多從外地趕到湖北支援一線報道住在酒店里的記者不同,作為當地一個普通居民,我實實在在地體會著疫情“重災區”人民的日常生活,這也為我的采訪提供了更多的靈感和報道細節。

  

  2月9日,駱慧在湖北省黃岡市蘄春縣最大的蔬菜基地出鏡。

 

  小區封閉至今,買菜成了大難題。所有的商鋪和農貿市場都關閉,只留下幾個大超市和藥店,并且只對持有“代購證”的社區工作人員開放。每個社區公布了一個工作人員的手機號,為居民提供生活物資代購服務?蓪嶋H上,代購員一個人面向整個社區,難以滿足所有人的需求?h里的外賣、跑腿業務又全面停滯。于是,居民自發組織的在線團購等“云買菜”方式悄然流行。

  很快,我也被熱心的鄰居拉到一個買菜群里,群主是縣里最大蔬菜基地的工作人員。她告訴我們,該基地只提供58元25斤蔬菜這一種套餐,前一天下單,第二天下午工作人員會送到小區門口。試著購買了一次之后,家人夸贊:“菜品很新鮮,一看就是現摘的!
 

  第二天,我就站到了蔬菜基地的田埂上做了一個出鏡報道,背后是菜農熱火朝天地摘菜、裝車。一邊是居民買菜難,一邊是農產品愁銷路。

  拍攝大山郵遞員,發現普通人的戰“疫”故事

  

  2月13日,駱慧在湖北省黃岡市蘄春縣獅子鎮跟拍鄉村郵遞員一天的工作。圖為郵遞員騎著摩托車行駛在大別山區海拔800多米的郵路上。(視頻截圖)

  過了幾天,眼看著小兒子的尿不濕快用完,本地母嬰店都關門,網上購買選擇收貨地是湖北的均不發貨。于是,我想到了“曲線救國”——先下單到外地朋友家,再讓她想辦法轉寄給我。一聽說要寄到湖北,快遞小哥們紛紛拒絕攬件,最后通過郵政快遞終于寄了出來。收件時,我與郵遞員聊天,得知郵政服務在疫情期間并沒有停止。于是,我跟當地提出采訪要求——跟拍一個郵遞員一天的工作! 

  很快,當地提供了兩個人物線索:一個是大山上的鄉村郵遞員,貨物量小,郵路海拔高,拍攝條件比較辛苦;另一個是較發達鄉鎮的郵遞員,貨物量大,拍攝起來很容易。我毅然選擇了前者。作為一名記者,不能對采訪條件挑三揀四,越艱苦的地方越能體現新聞報道的價值。

  拍攝當天,我見到了這位頭發花白、不善言辭的鄉郵員,很詫異地看到他的郵袋里除了報刊、包裹,還塞滿了蔬菜水果。才知道由于疫情期間的交通管制,山上的老百姓出行不便,他就義務幫村民在鎮上代買生活用品。當天早上8點半開始,我在大別山區海拔800多米的山路上跟著騎摩托車的郵遞員一起翻山越嶺,一上午之后,我因為暈車忍不住下車吐了。下午又繼續強忍著身體的不適,跟拍到他下班。

  采訪結束后,我將拍攝了一天的海量素材壓縮成3分36秒的短視頻《鄉郵員的“百變”郵包》,切換了數個郵遞員騎著摩托車在懸崖邊蜿蜒山路上行駛的背影畫面,記錄他把報刊包裹和免費代購的蔬菜水果等物資交到大山里老百姓手中的情形。拿到東西的老百姓都發自內心地對著鏡頭說:“感謝郵遞員孫洪文!

  鄉郵員的故事在新華社客戶端上獲得了百萬點擊,感動了無數網友,也讓作為拍攝者的記者既感動又慚愧。年過50的郵遞員在大山上跑8個多小時是每天的工作日常,而我僅僅一上午身體就承受不了。兇猛的疫情面前,正是這樣一個個奮戰在基層的普通人構筑起最堅強的防疫戰線。

  2月18日播發的新華全媒頭條《戰“疫”的一天——新華社記者直擊湖北保衛戰》記錄了奮戰在湖北各地抗“疫”一線的新華社記者一天的工作。視頻里,我在一線執勤民警身后出鏡:“今天是我回家鄉湖北省黃岡市蘄春縣參與抗疫報道的第20天!

  臨危受命的手機直播

  在過去的這一個月里,我嘗試了無數個“第一次”:第一次做直播、第一次出鏡、第一次拍攝視頻新聞、第一次在“新華FM”播報音頻、第一次以攝影記者身份發表圖片新聞、第一次參與“新華視點”和新華社中文全媒頭條文字和視頻報道……

  2月25日上午,我站在黃岡市蘄春縣與浠水縣交界的卡口前,通過新華視點微博、新華網、騰訊網、今日頭條、快手、風直播和冀時客戶端等平臺向外界展示日夜奮戰在農村抗“疫”一線的民警日常。這是我第一次做直播。在此之前,我興奮地向后方匯報:“我采訪中發現了一個很好的直播選題!钡怯趾ε轮辈ツ20分鐘冷場或者出什么問題。于是,我忐忑地問后方編輯:“我沒做過直播,很擔心會弄砸,可以做錄播嗎?”編輯鼓勵我大膽做真正的直播,并耐心教會我一些技術問題。

  
 

  2月14日,記者通過視頻連線的方式火線入黨(右側視頻中,左上為駱慧)。

  直播開始前15分鐘,按流程需要測試直播信號。后方演播室給我打來電話:“你的攝像是誰?直播時我需要全程跟你的攝像保持通話!薄皵z像?我沒有攝像,只有我自己。而且用我自己的手機直播,沒辦法用它接你的電話!薄鞍?那你需要再借一個手機,直播時戴上耳機,和后方保持通話,聽我們的指令!边@個細節是第一次做直播的我提前不知道的,直播馬上要開始了,我趕緊向身邊的警察借到一部手機,可執勤的他們都沒帶耳機。其中一個警察靈機一動,到旁邊的居民家里借來了一副耳機……

  “5,4,3,2,1……各位觀眾大家好,我是新華社記者駱慧,我現在所在的位置是湖北省黃岡市……”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耳機里不斷傳來后方演播室的指令:“現在拍點空鏡!薄昂昧,別光拍空鏡不說話,你得介紹幾句!”“直播馬上要結束了,注意收尾!睕]有同事給我當攝像、沒有專業的直播設備,我拿著自己的手機,一個人對著鏡頭先出鏡再切換鏡頭用畫外音解說,無差錯地完成了這場17分40秒的直播。

  說完“各位觀眾,我們今天的直播到此結束,再見”之后,聽到耳機里傳來演播室的聲音“好,結束了,謝謝你駱慧”,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這次前線報道帶給我太多的挑戰,不知道我的下一次挑戰會是什么?

  作為兩個孩子的媽媽,有人問我:“在疫情嚴重地區每次出門采訪害怕嗎?”說不怕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深知,來自黃岡農村地區的一線抗疫故事是外界觀眾很少知道、也很想了解的。

  前幾天,接到后方領導電話,詢問我是否愿意繼續堅守在黃岡抗疫前線做報道,我毫不猶豫地再一次答應了。疫情拐點還沒到來,疫情報道仍將持續,我會繼續扎根基層,在保障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帶來不同視角的一線抗疫報道。(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上一篇:CHINA DAILY整版刊登湖北日報記者作品:Heartfelt images of heroic times
下一篇:“拿起筆和相機,我們就是戰士”

Copyright © 2004-2021 www.relianceoutdoorsupp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湖北傳媒網   鄂ICP備14006387號-1

地址: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181號 電話:027-88568125

被灌满男人们的浓浆怀孕